苏锐转过脸立刻掏出纸巾来然后卷成卷塞进了鼻

作者: admin 分类: 威尼斯人彩票网登录登陆 发布时间: 2019-02-22 22:10
 “我赔你妈!兄弟们上!我要让这个家伙死在这里,敢往老子的脸上泼酒,他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
 
    可是这个话唠还未说完,只见苏锐手起瓶落,一个大大的红酒瓶便在这混了脑袋上炸开了花!
 
    一声脆响,红酒瓶和他的脑壳发生了亲密接触,也不知道流下来的是血还是红酒!反正满头满脸都变成红色的了!
 
    这个猖狂的家伙再也坚持不住,一翻白眼便晕了过去!
 
    要知道,这种红酒瓶的瓶身都是用的加厚玻璃,质量非常之好,就这么砸一下,说不定都能把人砸成重度脑震荡!
 
    苏锐这个动作不禁把其他的几个流氓都吓住了,这几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头目,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竟然全都愣在了那里!
 
    苏锐拍了拍手,看着一脸惊讶表情的流氓们,无所谓地说道:“还有谁想不开,想要来试一试哥哥的酒瓶质量好不好?”
 
    “给我打!”
 
    其余几人家伙一声怒喝,便冲着苏锐围攻过来,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在当着七哥的面办事,就这样被砸晕了,回去怎么交代!不被开除才怪了!
 
    苏锐淡淡的瞥了薛如云一眼,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
 
    此时,一个流氓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脸前。
 
    苏锐轻而易举地抓住那只拳头,然后左手往上一托,正好击中那货的肘关节处!
 
    “咔嚓”一声脆响,那家伙的胳膊直接反方向折断,痛得他躺在地上打滚惨嚎,那嚎声都没有人腔了!
 
    紧接着,苏锐毫不停手,抓住第二个流氓的胳膊,又是如法炮制!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一共六个人,有五个都躺在地上惨嚎打滚,另外一个则是被酒瓶砸伤,已经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这些家伙根本构不成对苏锐的任何威胁!
 
    薛如云的眉毛动了动,她的眼光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神色。
 
    苏锐的出手看似简单毫无章法,但实际上则是最便捷最有利的一种打法,每一个动作毫不花哨,没有任何的冗余,干脆利落,一针见血,绝对是实战经验达到了一定巅峰的人才可以办到的事情!
 
    听到酒吧里有打架的声音,许多人都停止了跳舞,朝这边围观了过来,薛如云并没有任何不自在,毕竟开酒吧的见过这个场面实在是太经常了,她欠了欠身子,对一旁的服务生道:“让保安把这六个人给我丢出去,记住他们的脸,以后再敢进来,就打断他们的腿。”
 
    说这话的时候,薛如云的话语中透出一股淡淡的寒意来,竟颇有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是,老板!”
 
    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立刻进来,把这些断手的人抬出去扔了。
 
    当然,他们暗地里也会使点劲,比如说把另外一个胳膊也给拧断掰断什么的,这些东西在黑社会和夜总会里实在是太常见了,如果没有一些身强力壮的保镖来镇镇场子,经常会出现这种打架事故,而且后期会麻烦不断。
 
    想要当老板,就得狠一点,这句话无论是在白道还是黑道,无论是在开夜总会的还在开公司的眼中,都是至高真理。
 
    张七丙坐在楼上,当他看到自己的手下几个弟兄,被苏锐如此轻描淡写地就折断胳膊丢出去的时候,他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都是没用的废物草包!老子没花那么多钱来养你们,就是这么给老子丢人的!”
 
    张七丙气得咬牙切齿,狠狠地把未抽完的雪茄摁灭在烟灰缸里!
 
    “七哥,我们怎么办?这个家伙看起来有两把刷子,我们几个赤手空拳的动不了他啊。”
 
    “动不了他?”张七丙闻言,气的打了自己手下一个大耳刮子,“老子的女人都被这个小白脸抢跑了,你说老子动不了他?不仅要动他,还要动死他!”
 
    “赤手空拳的动不了他,那就给我用刀子,我就不信他能扛得住!”张七丙怒气冲冲地说道:“我找你们来是做什么的?我花那么多钱是要打水漂的吗?”
 
    “薛如云呀薛如云,老子让你找小白脸,马上就要你好看!”
 
    一想到自己看上的极品美女很有可能在这个小白脸的身下辗转承欢,占有欲极强的张七丙就忍不住怒火中烧,他重重地一拍桌子说道:“去召集人手,跟着薛如云,今天晚上我无论如何都要废掉这个小白脸,让薛如云爬到我的床上跪着求我!”
 
    “是!大哥!”听到了张七丙的话,他周围的几个手下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领命而去。
 
    苏锐和薛如云依旧在悠闲的喝着酒,似乎刚才几个流氓来调戏人,被打了一顿丢出去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对于美女而言,没有人调戏似乎才是不正常的事情。
 
    “对了,你知不知道,宁海本地有谁赛车比较厉害?”
 
    这场风波过后,苏锐看着对面的薛如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他清楚地记得,在林福章的办公室里,薛如云表现的好像对本地的黑道挺了解似的,或许可以从她的身上得到想要的消息。
 
    “赛车?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了解。”薛如云不喜欢飙车,因此赛车对于她而言是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那你有没有听说李阳身边有没有比较厉害的赛车手呢?”一想到那天晚上的顶级赛车手,苏锐就觉得有些头疼,这个混蛋家伙,如果他不出现的话,自己早就问出当时主使绑架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了。
 
    薛如云的眉头皱了皱,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在宁海有一个地下的赛车场。一般赛车厉害的人都会到那里去玩一玩,听说非常非常的乱,因为赌车而发生砍人的事情时有听闻,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苏锐点点头,的确如此,一般的地下赛车场都会非常的混乱,和赌场没什么区别,尤其是国外,很多人都是把赛车场当成了犯罪的天堂,那里有人吸毒有人打架有人抢劫,还有人公然在做着最本能的事情,那是最疯狂的地方,没有人敢干扰,也没有人敢管理。
 
    地下赛车场,是黑暗世界的一个缩影。
 
    “那这个赛车场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距离这里大约有四十公里的样子,在宁海与青州的交界处,那里是一片丘陵区,有一条很长的盘山公路,夜里非常乱,就连黑社会老大李阳都没法把手伸到那个地方,据说那里每天晚上的赌注总额能达到几千万。”
 
    “每天几千万的赌资?”苏锐听到这个数字,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http://piaotian.net
 
 第040章 夜里的光影
 
    这样的金额,就算是放在国外的黑暗世界,也算得上是比较上规模的赛车场了。看来华夏国内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真是越来越富有了。
 
    薛如云听到苏锐要去赛车场,她的眼中露出淡淡的担忧神色。
 
    “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建议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去,多带几个身手好的,因为那里面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带着枪,经常会发生命案的。”
 
    苏锐微微一笑:“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不就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么?不用带人,因为没人比我的身手更好。”
 
    薛如云提醒道:“你还是要谨慎点,虽然你的身手很厉害,可那里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天堂,他们白天做不成的许多事情在那里晚上都可以做,而且不会受到法律的制约。”
 
    “行,那我好好准备一下,改天去会会这群家伙。”
 
    苏锐说着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走吧,时间不早了,姐姐送你回家。”薛如云眼神迷离的望着苏锐。
 
    苏锐的眉毛挑了挑:“为什么要你送我回家,我还想送你回家呢!至少让我知道你这个女妖精的家住哪里,以后晚上去串门也比较方便啊!”
 
    薛如云妩媚的一笑,说道:“好吧,那你就先送姐姐回家,不过咱俩都喝酒,谁开车呢?”
 
    “我来开车吧,放心,不是醉驾,而且交警这么晚了也不会出来检查的。”事实上苏锐并没有告诉薛如云,就算交警查到了他,也是什么都检查不出来的。
 
    “那好吧,你可要开慢一些。”薛如云对苏锐的话半信半疑,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喝了有两斤白酒和不少红酒,这样还能保持清醒的开车?实在是匪夷所思。
 
    虽然薛如云有些怀疑,但苏锐看起来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清醒,似乎完全没有受酒精的影响。
 
    “妖精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在走出酒吧之前,苏锐回望了一眼这喧闹的舞厅。
 
    “都叫人家姐姐了,还有什么话不好讲的?”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薛如云觉得自己和苏锐的关系真的是拉近了不少,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但是,就是这种没有理由的东西才是发自骨子里的,才是来自感觉最深处的。
 
    两个人只不过才刚刚认识,但却给薛如云一种错觉,好像双方早已经认识好多年一般。不管是聊天还是别的,都没有一丁点的生疏感。
 
    “这种地方女孩子家还是少来的好。”苏锐轻轻拍了拍薛如云的腰。
 
    薛如云诧异的抬起头看了苏锐一眼,当接触到对方那清澈明亮的目光之后,顿时低下头去,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嗯,我本来也不太经常来,今天确实有点疯狂了。”
 
    苏锐想着薛如云之前把自己当成钢管疯狂跳舞的模样,不禁撇了撇嘴,心道:你那哪是有点疯狂啊,简直就是疯狂的要上天了!
 
    薛如云继续道:“不过,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女孩子家家,这种感觉真的是挺奇怪的,姐姐都是半老徐娘了呀!”
 
    “姐,你是不知道,在我们这种年纪的男人眼里,御姐永远比萝莉更有吸引力,那些十几岁小姑娘长得虽然又嫩,又水灵,但是完全没有长开,可没有你们这种女人有味道!”苏锐一脸认真,还带着点点的意淫,似乎是在很认真的比较。
 
    薛如云被逗得花枝乱颤,咯咯笑个不停:“你这弟弟,嘴巴还真是甜呢,你还别说,姐姐虽然知道你说的是假的,但听起来就是高兴。”
 
    苏锐有些委屈的说道:“我说的根本就不是假话好不好?我这个人从来都不说假话。”
 
    这个时候,苏锐的心底闪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当我很认真说话的时候,你们当我是在开玩笑,当我真的开玩笑的时候,你们却觉得我说的是真话。
 
    拿到薛如云的车子的钥匙,苏锐主动坐到了驾驶座,一踩油门,整个车子便风驰电掣地向前冲去!
 
    这哪里有醉酒人开车的样子,完全比清醒的人还要清醒!
 
    薛如云诧异的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车窗外已经连成线的光影,嘴唇微微张了张,却没有说什么。
 
    虽然车子的速度非常快,但薛如云坐在里面却没有任何眩晕和不适之感,无论是启动加速还是减速,都非常的平稳,完全没有任何的突兀。
 
    对车子性能比较了解的薛如云知道,要想把这种车开到这样的速度,开到这样的感觉,这一手车技正常得练上十几年,只有人车合一才能达到,可是,这个苏锐,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为什么就拥有如此高超的车技?
 
    这一刻,薛茹芸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苏锐了,这个年轻人在他的眼中越来越神秘,越是接触下去就发现自己越不了解这个男人,而越是不了解这个男人就越想再好奇地和他进行接触——这是一个死循环,无解的死循环。
 
    明天就是母亲的忌日了,经过今天晚上的发泄,薛如云的心情并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了,她按下车窗,任由外面的凉风把自己的长发吹的满车厢里飞舞。有些头发甚至打到了苏锐的脸上,弄得后者心里痒痒的。
 
    看着一旁风情万种的薛如云,苏锐的心情也非常之好,他似乎觉得今天晚上的时间过得有些快,脚上的油门不禁松了一松,车子的速度在缓缓地降下来,当然,这样的减速薛如云并没有感觉到,苏锐也是无意识的,只能说,两人相处还算不错呢。
 
    然而无论苏锐的速度多么慢,这一条路终归是有尽头的,况且只不过是初次单独出来而已,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薛如云的家在宁海四环处的一个复式公寓内,在宁海能够住得起这样公寓的人,也算得上中产阶级了,不过,薛如云是必康的高管,自己还经营酒吧,住这样的房子也就见怪不怪了。
 
    把车子在车库里停好之后,薛如云笑道:“弟弟,要不要上姐姐房间里做做客?”
 
    苏锐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吧,我真的怕你把我给吃了呢,我这只小白羊一直守身如玉那么多年,可不能栽到你这个妖精手里!”
 
    薛如云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乱颤,她没注意到的是,在自己笑的时候,胸前的两座柔软山峰上下颤动着,那波浪状的弧线十分的诱人。
 
    这个时候,苏锐不禁回想起了这个女人之前和自己在舞池大跳狂野热辣钢管舞的时候,那一次次的身体接触,和那偶尔间乍泄的惊艳春光,再次出现在苏锐的脑海中。
 
    这个女人真是个极品尤物,苏锐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呆下去的话真的说不定会控制不住心中的魔鬼,把这个女人就地推倒解决生理需求。
 
    苏锐都想好了,这次来宁海不要沾染任何的桃花,女人这种动物,一旦沾上了,就像毒品一样,很难戒得掉。
 
    苏锐也知道,以现在自己的情况,不适合拥有任何女人,这并不是说女人是他的累赘,而是说他的身份会给自己的女人带来很多不必要的危险。
 
    “说真的,姐姐再问你一次,要不要上楼坐下喝杯茶休息一下?而且姐姐的家里有不少客房呢,如果你想留下来过夜也是没有问题的。”
 
    和这个女妖精单独过夜?苏锐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禁有种流鼻血的冲动,舔了舔嘴唇,内心各种纠结,思考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自己要保持清醒的判断力和清醒的头脑,不能一到宁海还没几天就被女人给推倒。
 
    “妖精姐,还是不要了,我……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你早点休息啊。”苏锐转过脸,立刻掏出纸巾来,然后卷成卷塞进了鼻孔,再拔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沾上了血,果然,若是晚转身一秒钟,自己就要在薛如云面前暴露出流鼻血的丑态了。
 
    看着苏锐的背影,薛如云妩媚一笑,笑容中竟带着一丝复杂的意味,她关上车库的门,淡淡说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弟弟了,真是不错的人呢。”
 
    苏锐并没有走远,只是离开十几米之后,看到楼上的房间亮起了灯,薛如云站在窗口跟他摆了摆手,他也同样摆了摆手,这才放心离开。
 
    这个时候苏锐的眼中出现了两辆车,两辆黑色的别克君越。这两辆车从他们驶进小区不久之后就停在了这里,现在直到苏锐从里面走出,依然没有挪一下窝,很显然是别有图谋。
 
    大晚上的停在这里不动,车里面的人都没有出来过,鬼鬼祟祟地,难怪别人要怀疑他。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