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服务生过来自点了几样这里比较好吃的甜点

作者: admin 分类: 威尼斯人彩票网登录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2-22 22:04
  那柔软而澎湃的触感,让苏锐的心中非常火热,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努力压制着自己。
 
    否则的话,裤子里可是要支起小帐篷的,这样可就太不雅观了。
 
    毕竟男人那个地方发生反应都是出于本能,凭借大脑思维和坚强意志根本就控制不了,但是被这么多人看着,苏锐可不能让自己糗大了。
 
    薛如云也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何会如,大概是想排解下忧思,大概是苏锐的身世激起了她的共鸣,可是,他只不过是一个认识短短两天的男人啊,自己竟然就对他展现了那么多的东西!
 
    一想到这一点,薛如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有些太疯狂了,这还是自己吗?
 
    一直以来,她都用那种最深层的伪装来伪装自己,甚至有时候都以为那已经变成了自己的本心,童年的遭遇不得不让她继续伪装下去,可是这样的伪装是会累的,人不是演员,如果演员把自己也迷糊了,那他就不是活着,而是一个行尸走肉。
 
    因此,每当薛如云疲惫的时候,她就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这个麦克斯酒吧就是她最好的宣泄地点,而跳舞就是她最喜欢的宣泄方式!
 
    :感谢zsxleee和肥du嘟兄弟的捧场!http://piaotian.net
 
 第037章 狂野之舞
 
    每当跳完一曲激情的舞蹈、出了一身汗、气喘吁吁的时候,薛如云就能感觉到自己彻底放松了下来,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那紧绷的弦稍微松弛一下,都会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愉悦。
 
    感受着周围有嫉妒有愤怒有羡慕的目光,感受着身体上时不时传来柔软而异样的触感,苏锐的表情有些怪异,如果按照往常的经验,有一个如此级数的大美女围着自己身体打转、还时不时的发生一些超出常理的亲密接触,恐怕自己早就根本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热性子,直接把对方按倒在地上,扒光了衣服就地解决生理问题。
 
    可是面前的薛如云心让自己根本做不出来这种事,被这样的火热舞姿围绕着,苏锐竟然感觉自己有一种束手束脚的错觉,难道说这女人是自己的克星吗?在她面前,自己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一根钢管?
 
    是不是太不男人也太憋屈了些呢?
 
    舞曲渐渐到了高潮,薛如云的动作也更加狂野,更加热烈!
 
    于是,苏锐所受的折磨就更大了,因为,在薛如云做一个翘臀摩擦的动作时,他的某个地方和那浑圆挺翘的臀部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那种丰美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连苏锐如此定力的人都没控制住,导致身体发颤了一场!
 
    跳到此时,这种动作对于薛如云而言,只是自然而然为之,并不是刻意的,但是这个动作落在围观的人群眼中,就充满了无限的挑逗性了!
 
    这一刻,许多人的鼻血都喷了出来,也同样有许多人双眼冒火地看着苏锐,恨不得用眼神把对方杀死,然后自己取而代之!
 
    终于在舞曲最热烈的时候,薛如云楼住苏瑞的脖子,双脚用力一挑,两条浑圆而充满弹性的长腿便紧紧的盘在了苏锐的腰间!
 
    在薛如云的双腿盘上苏锐腰间的同时,后者本能地伸出双手,抱住了,不,托住了那无数男人向往觊觎的丰满臀部。
 
    乍一入手,薛如云的身体狠狠的一颤,苏锐不禁感觉到一股非常美妙的触感从自己的手间升起,直至传遍全身。
 
    那种感觉让他愉快地差点叫出声来。
 
    不过,很快他就没法如此愉悦了。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重,一股火苗从小腹处膨然喷出,由于是这种亲密接触的暧昧姿势,此时他的某个地方正和薛如云的某个地方紧紧贴在一起,而这中间或许只隔了几层薄薄的布料!
 
    在这种姿势下,薛如云的诱人弹臀正对苏锐的大腿形成了挤压,那种柔软的感觉让苏锐不禁有种魂飞天外的快感。
 
    是男人就忍不了啊!
 
    薛如云一只手揽住苏锐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向后伸开,整个身体呈极大的倾角向后仰着,前凸后翘的诱人弧线在这一刻毕露无遗!
 
    舞曲在这时戛然而止!两个人的身体定型!
 
    在这一刻,苏锐竟然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这支舞实在是太短了,有些意犹未尽呢。如果舞曲能够再延长个两倍三倍,不,十倍他也不会觉得累!
 
    毕竟,面前的美人儿真的能够用美不胜收和秀色可餐这两个字来形容,任何一个男人在美女的面前,总会觉得时间流逝得太快,尤其是如此性感的美女。
 
    一曲结束,整个夜总会瞬间安静了一下,五秒钟后爆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充满了调戏意味的口哨声。
 
    “好好好,跳的太好了。”
 
    “美女能不能再来一个,我们都还没看够呢!”
 
    “美女,你跳得实在太棒了,我想给你生孩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呀!”
 
    周围的人全部是在赞叹薛如云,没有一个人是在夸苏锐的,后者不禁很郁闷,这明明是双人舞好不好,就算老子是钢管,也是出了力的钢管!你们这些观众厚此薄彼,究竟是几个意思?老子虽然不是美女,但也是帅哥好不好?为什么那些小姑娘都不看自己一眼!
 
    苏锐一时怒火中烧,抱着薛如云臀部的手上不禁加了一分力!五个手指瞬间陷入了柔软至极的肉中!
 
    被苏锐这样一抓,薛如云直接就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妖精姐,你还不舍得跳下来吗?是不是还没被我抱够啊!”
 
    苏锐坏坏一笑,手指又捏了捏,他看着薛如云近在咫尺的脸颊,那精致的妆容那清澈的眼睛,那高挺的鼻梁,诱人的嘴唇,还有从嘴唇中喷吐而出的香气,都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实。
 
    凡尘俗世的生活其实真的很美好,平平淡淡才是真。这里的生活虽然安逸得有些枯燥,但总比国外黑暗世界打打杀杀的日子要好太多,少了些所谓的荣耀,却多了些真实。
 
    就像朴树的那首名叫平凡之路的歌一样——我曾经穿过高山大海,也穿越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一切,转眼就飘散如烟,我曾经失望失落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然,苏锐的内心变化只是一闪而逝,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个乐天派,即便有时候会微微惆怅一下,也是马上就好了。
 
    多愁善感的文艺男青年不适合这个世界,更不会在西方黑暗天空下打拼出如此响亮的名声。
 
    被苏锐这样看着,薛如云竟然莫名的有一丝慌乱的感觉,她连忙跳下来,整理整理衣服,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说道:“我的好弟弟,你跳的也不错呢!”
 
    “我这根钢管谈得上什么跳不跳的?不过,妖精姐,你不仅跳得好,某些地方的手感更不错!”苏锐嘿嘿一笑,调戏着说道,的的确确,刚才那轻轻的一抓,让他整个人差点沸腾了。
 
    想到这儿,苏锐不禁有些纳闷,自己的定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劲了?
 
    “你真是个坏小子,下次再不老实,小心姐姐对你不客气,要知道,妖精可都是会吃人的。”
 
    被苏锐这样打趣,薛如云不禁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嘴上还是不甘示弱。
 
    只是现在只有她自己清楚,这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在她身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一想到刚才疯狂的举动,想到那些疯狂热烈的舞姿,薛如云真的觉得有些难以面对苏锐。
 
    不仅仅是不好意思,甚至这位市场部总监的脸颊都有些发烧,不过还好灯光昏暗,别人看不出她的异样,否则这样下去,自己还怎么在调戏苏锐?还不都被他反调戏了呢!
 
    回想刚才的疯狂举动,薛如云都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是啊,那些舞姿平时自己对着钢管到是可以做出来,什么时候能够对着一个大活人做出来了?
 
    有些时候的双重性格还真是个*,让人头疼呢!
 
    如果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自己是个很*的女人呢!
 
    估计这下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可都要误解了,不过薛如云倒是毫不在意,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中活到现在,她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根本就不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自己的,因为这完全不重要,相比较活着而言,这些真的不算什么。
 
    人活一世,如果一直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活,如果一直活成了别人希望看到的自己,那样是不是太迷失自我了?
 
    为自己活着,是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下次有机会,我还想和你跳一支舞。”苏锐忽然说道。
 
    看着苏锐那亮晶晶的眼睛,薛如云不知道为何心中一动,然后点了点头,妩媚的笑道:“好,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们可以再合作。”
 
    顿了顿,薛如云继续说道:“而且,姐姐也可以当你的钢管,我们的角色可以互换呢。”
 
    让薛如云来当钢管,苏锐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有种流血的冲动,这种前凸后翘的钢管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能够围着这样的钢管搂搂抱抱跳跳舞,我的天哪,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哪个男人能这么幸运?
 
    “走吧,我们找个卡座,姐姐再请你喝两杯好了,顺便吃点点心,今天晚上都没怎么吃呢。”薛如云拉走正在意淫得不可自拔的苏锐。
 
    选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卡座,薛如云招了招手,让服务生过来,亲自点了几样这里比较好吃的甜点,“苏锐,今天你付钱吧,就当给姐姐的场子捧场。”
 
    看着薛如云窝在沙发里的慵懒样子,苏锐的眉毛挑了一挑,笑道:“妖精姐,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请我喝一杯,怎么现在又要我付钱了呢,这是你的酒吧,可别太不够意思。”
 
    “是啊,我们之前确实说好了,我也请你喝过那杯朱颜血了,接下来该你请客了!”
 
    “那好吧!”苏锐只能点头答应,没办法,谁叫美女总是男人难以拒绝的呢,更何况是这种级数的极品大美女。
 
    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酒吧的二楼,一个肥胖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目光阴沉地看着楼下,而他的眼睛中反射正是苏锐和薛如云的背影。
 
    “谁能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http://piaotian.net
 
 第038章 故意挑事
 
    抽着雪茄的男人目光阴沉,声音更低沉,好像是浓得化不开的阴云,他身边的人知道,薛如云在跳舞的最后一个动作被苏锐抱住的时候,他的眼睛几乎已经迸出火来,好端端的一根古巴原产雪茄被直接从中掐断!
 
    “七哥,这个小白脸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酒吧,我们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个女人怎么给脸不要脸啊?咱们七哥在这个酒吧那么久,每天晚上都过来给她捧场,她不仅不经常出现,一出现竟然还带了个小白脸,这是几个意思啊?”一个穿着西装、面皮白净的男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依我看来,七哥对这个薛如云就是太仁慈了,女人就是不能惯着,越是惯着就越不知好歹,不懂得男人的良苦用心。”
 
    “你知道个屁!”七哥瞪了一眼,那个男人立刻不敢讲话了,低下头讪讪笑道:“七哥,我就是想替你出口气,这个薛如云仗着自己漂亮,实在是不给你面子,如果您说句话,我现在就冲过去,把她给…”
 
    “你想把她给怎么样?”七哥冷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语气有些阴森。
 
    “呵呵,没想怎样没想怎样,七哥,你别想多了。”那个手下连忙解释道,其实他想说的是把薛如云给就地推倒,但幸好没说出口,这个女人早就被七哥的当成了禁脔,他已经看上此人很久了,如果自己口不择言的话,肯定会被打的很惨。
 
    “你们谁能给我调查出那个小白脸的身份,我重重有赏。”七哥把雪茄摁灭,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在他的右手小拇指上,带着一个大大的金戒指,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七哥,依我看,我们就不用调查他了,不如直接派几个人,把这个小子揍一顿,揍得生活不能自理,最好变成太监,那薛如云也不会跟他好了。您看我这个方法怎么样?”
 
    七哥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然后晃了晃杯子,说道:“这个办法倒是可以,敬酒不吃吃罚酒,为什么有些女人总是这么不开窍,非要把男人的耐心耗尽?撕破了脸,对谁都不是好事!”
 
    这个七哥名叫张七丙,在宁海当地的餐饮界小有名气,是几家连锁餐厅的大老板,身家也有上亿。自从一年前来到这麦克斯酒吧见到薛如云之后,这个张七丙就惊为天人,每天晚上都要到这个酒吧来捧场,又是点歌又是送花,有一次还要送一辆车给她,可是薛如云面对这个土豪的追求,每次都是冷冰冰的回绝,闹得张七丙很没面子。
 
    就在今天,当张七丙看到薛如云和另外一个男人大跳暧昧无比的贴面热舞的时候,他不禁有了一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
 
    自己苦苦追求那么久的女人,不仅连手都没有拉过,甚至都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一眼,这个小白脸是个什么东西,和她又摸又抱又搂的,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啊!
 
    “就按照你说的办法,一会儿找人把这家伙给我办了,不要露出马脚。”张七丙的眼中放出阴森的冷光来。
 
    能够在宁海的商界混到小有名气,张七丙自然干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找些黑社会把竞争对手搞死搞残是常有的事!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